那是兵荒马乱的高三,和大多数人一样,整体顶着黑眼圈,埋头于题海,有一天课间,正被一道数学题弄得心烦意乱,却听到同桌说,陈奥下个礼拜要去美国。

  她说这句话时我趴在桌上,难以抑制地哭了起来,同桌以为我是压力过大,实际上,是因为他,对陈奥并非是多耀眼的男生,只不过在我眼中,一切都刚刚好。从眉毛到鼻眼,从发型到身高,全好看的恰到好处,少一分乏味,多一分腻味。只不过很可惜,我和他来自不同的世界。

  谁说年少的喜欢可以单纯到不理会世俗?陈奥家境殷实,父母都是高知,光这些,就让我在他面前自惭形秽,更别说他身高183,而我却156。

  那时,只能远远地望着他,再枯燥的学习生活,也是活泼的模样,而此刻,他前往地球的另一端,我很难控制心底的悲伤。

  陈奥去了美国之后,有一天,看到他在班上的QQ群里说,好怀念小城桂花糕的味道,有同学打趣道,谁让你漂洋过海,活该了吧?陈奥也不恼,在群里附上地址:谁改天有空,给我寄块桂花糕呗。

  我毫不犹豫拿起纸和笔,记下了那个地址,当时脑海里就想着,无论如何,我都要让陈奥吃上那一块桂花糕,缓解他的乡愁,对,仅此而已。

  关于怎样才能将东西寄到地球的另一端,我一无所知。为了不被家人怀疑,我只好去找旁人打听,弄明白费用和流程后,我有些沮丧,因为要想给陈奥寄桂花糕,我至少得攒够一大笔钱。除了父母给我的零花钱,我还偷偷利用课余时间帮校外那家文具店拉生意,总算凑够了所有的费用,去邮局那一天犹豫了很久很久,我还是没有用自己的真实姓名,不久之后看见陈奥在群里说哈哈,没想到吧,真有人给我寄桂花糕呢,只是猪小樱是谁?我们班好像没有这个人吧。这句话刚说完,马上有人起哄说,肯定是暗恋你的呗,一群人七嘴八舌,议论开来,后来我看见陈奥说,虽然不知道你是谁,但还是非常谢谢你。我隐身在群里,心里是既高兴又失,落高兴的是我终于满足了陈奥的愿望,失落的是即便是那样的时刻,我也没有勇气承认寄桂花糕的那个人是我。

  很多年之后,我和陈奥终于在聚会上重逢,即便我很努力,也还是没有优秀到足够和他相配,有些东西与生俱来,并不是努力就能改变其中的格局就像有些距离永远难以逾越,所以我和陈奥之间永远隔着时差,他的白天永远是我的黑夜。

  自始至终,陈奥都不知道,我就是那个猪小樱,给他寄桂花糕的那个傻傻暗恋他的女孩,我在她的记忆里,只不过是就是一个平凡的女同学,不过,对我来说,足矣。

  或许当你喜欢的那个人,你永远不可能靠近的时候,不如就将那份小小的喜欢打包,封藏在旧时光里,对你喜欢那个来说,这也是一种尊重。不打扰,是我们最初的温柔。

文章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所有文章内容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,我将在第一时间处理!